生於速食世代,人們講求的是快,工作要快,走路要快,吃要快。每人自幼就被即食公仔麵、薯片、零食的精美包裝及味道吸引,食過翻尋味。不過,你又知道有多少個華麗的包裝袋不消片刻就被丟棄嗎?「就讓我用縫製的方法,給予它們第二生命吧。」八十後女生 Peony(黃嘉嘉)一邊笑着,一邊拿出由零食袋製成的環保袋、遮套、化妝袋。
Peony 很愛笑,也很喜歡說笑,在笑容中可以看到她對生活的熱誠。然而,她的熱誠與手作縫製的意義緊緊掛勾着。父親是西裝裁縫,母親是「工廠妹萬歲」年代的車衣女工,Peony 自小在「縫製世家」長大。針線和衣車是她小時候的玩伴,長大後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IVE) 時裝設計系畢業。「我們會珍惜人手縫製的物件,因為其背後花的時間和心血別具意義,所以我想為即棄包裝袋帶來同樣的意義。」 Peony說。

 

在剛過去的聖誕節,Peony 買了一包巨型的派對裝薯片,看見袋子又大又乾淨,不捨將其棄掉,就忽爾想起將它變成一個環保袋。 Peony逐將薯片袋與白布用雙手一針一線的縫起,又加上手挽位,令它重新「活」起來。Peony 將其製成品上載到社交網站,結果大受朋友歡迎,鼓勵她繼續造更多的零食袋環保產品。

 

upcycling_snack

 

問及 Peony 最困難是造哪一個袋子,她立即指出由黃色薯片袋縫成的遮袋。「在下雨天,有不少商場都會提供塑膠遮袋,其實有幾多人會循環再用它?很多人用完一次就棄掉,造成更多垃圾。」因此, Peony用三天的時間手造了遮袋,內裏加上可拆除的毛巾,每次用完可清洗及曬乾可再用。Peony稱,遮袋最難造的是拉鍊位,因為兩邊要配合平衡才能拉上。「之後我會試整飯盒袋,但盒的形狀比較多角位,所以要用更多時間。」

 

upcycling_umbrella

 

Peony 用的縫製工具只是一盒簡單針線工具,還有已故父親留下的剪刀。「這把剪刀的歲數比我還要年長,爸爸以前用它來剪西裝布,今天我也用它來剪布,手造的心意是寄語要珍惜物件。」這把比掌心還要長的剪刀,意味深長。

 

upcycling_scissor

 

為了承傳理念, Peony 每個月也會開工作坊教班,每次學生人數為 5 至於 10 人,要求學生自行帶備零食袋,教導如何將它製成小袋子。「整個課堂不會用衣車,只會用手縫出袋子,所以需時最少四小時。」另外, Peony 又會應網上客人要求,為他們提供的零食袋化身為筆袋、化妝袋、證件套、斜孭袋等。

 

過去, Peony 也參與了兩次手作市集,「在市集中,有很多人覺得我的理念很有趣,但大多都只是看和摸,出售率是零。」她笑稱會繼續擺檔,哪怕沒有客人購買,更重要的是將循環再用和珍惜的意義宣揚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