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牛頭角工業區,某橦舊工廠大廈,樓上數百呎的工作室,回收了上千過紙包飲品盒。時至今日,紙包飲品盒在香港仍沒有回收制度,任職平面設計師超過十年的林曉霞(Kimi) ,不忍它們成為大量垃圾,故在自家工作室將它們升級再造。

 

upcycling_kimi

 

我們從小知道「 藍廢紙、黃鋁罐、啡膠樽」三色分類回收桶,但紙包飲品盒呢?「紙包飲品盒由紙、塑膠、及金屬薄膜造成,不屬現有的回收類別。」Kimi 指,回收飲品盒的步驟繁複,需將不同的物料拆開,成本較貴,因此香港遲遲未有推行回收。「不過,美國、日本、甚至是泰國已進行回收飲品盒,為什麼香港做不到呢?」

 

dsc00440

 

有統計指,港人每年棄置 37 億個紙包飲品盒,共製造 43,000噸垃圾。 兩年前, Kimi 與朋友在油麻地的餐廳合伙煮食生意,她驚覺每天最多的垃圾並不是廚餘,而是飲品盒。「我們找不到回收的辨法,於是我和另外兩個友朋成立了『收皮』,專門將飲品盒升級再造。」自此以後, Kimi 便與飲品盒開展了一場漫長的再造旅程。

 

dsc00257

 

Kimi 將飲品盒左褶右剪,加上鈕扣,不消一分鐘它變成了一個三角形的散紙包,壽命長達三月至半年。「有時候我會開工作坊,要求參加者自備洗好的飲品盒。不過他們需要約 45分鐘才能造好一個。」 除了散紙包外,Kimi 還會將飲品盒製成長銀包或小袋子。

 

曾有學校邀請 Kimi 到校教班,讓學生親手將飲品盒升級再造。「教育下一代很重要,能讓學生反思環保的重要性。紙包飲品不但高糖份,而且會製造大量垃圾。若每個學生飲少一些,減少了需求、便製造少了垃圾。」最令 Kimi 感動的是,最後一班學生運用他們的創意,將飲品盒造了一幅漂亮的壁報。

 

upcycling_kimi_workshop

 

除入校外, Kimi 也會在市集售賣飲品盒散紙包,以宣傳回收概念,「每次的銷售額都不超過100元。」 Kimi笑指, 這些小物會讓客人自由定價,更曾有小朋友用1蚊買散紙包,「可能小朋友覺得設計有趣吧,我只希望他日後能明白固中的意義。」

 

 

dsc00525

 

Kimi 又曾到越南參加環保市集,教導當地人造散紙包。「我為越南人的環保意識感到驚喜!整個市集沒有人用紙杯,大家都是用杯子喝水,這是一種社會風氣。」她又稱讚當地人對將垃圾升級再造十分積極。

 

在香港, Kimi 一直收到不少熱心人士寄來的飲品盒。「有些人誤以為我是回收商、有人將沒有洗淨的飲品盒寄來、又有人買了一個新的紙盒來寄數個飲品盒。」 縱然並非所有人都明白收皮的概念, Kimi 還是默默用雙手將這些飲品盒褶好,結果工作室收納了上千個盒子。

 

畢竟 Kimi 雙手難敵上千、萬、億件飲品盒垃圾,「最重要的是從生產商源頭減廢,例如改用可循環再造的物料,再配合回收政策。」她苦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