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裝一向予人淘舊換新,瞬息萬變的感覺,不論是舞台上華麗卻不實用的服裝,還是一年52季的速食時裝。但25歲的時裝設計師Angus卻矢意反問,「時裝與環保真的不能並存嗎?」

 

shopaholic_hong_kong港人熱愛時尚,卻只多注重價錢,少講究價值。

 

當大部份人於中學還是懵懵懂懂的時候,Angus卻因為校內一個時裝設計比賽,下定決心要走時裝這條路。Angus小時候很喜歡畫畫,亦有一定天分,但中學機緣巧合下參加了校內的時裝設計比賽,更贏得獎項,「雖然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獎,但對自己意義重大,令我知道自己的藝術天分不只在畫畫。畫畫只是平面,而設計一些立體的東西,帶給我更大的滿足感,所以就走了時裝這條路。」

 

sewingAngus在學時贏取時裝設計的獎項,令他走上時裝這條路。

 


「Fashion呢啲嘢,識條鐵咩?」是香港人常掛在口邊的嘲笑,但事實上,我們又對時尚、時裝了解多深?Angus解釋:「其實時裝的定義很廣,我們日常最常接觸的是速食時裝(Fast Fashion),價錢平、款式靚、但料差。」另外還有最貴的舞台時裝,通常由某些著名設計師設計,那些是表演形式,藝術性豐富,但不會出現於日常生活。

 

Industrial wastewater containing hazardous chemicals discharged into the Cihaur River, a tributary of the Citarum River. The government indicated as responsible the companies PT. Oriental and PT. SMM. Cipeundeuy Village, Kecamatan Padalarang regency.

時裝業是世界污染嚴重的工業。

 

Angus說其實這些時裝都可以做得很環保,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。「例如你也可以用很多環保的物料、紡織廢料,去製作一件過百萬元的服裝。另一邊亦相反,速食時裝同樣可以用有機棉、或用對環境較少損傷的生產方式。」Angus受學校影響甚深,在唸時裝設計時,學校都會主張用環保去包裝時裝,「我自己也會反思一下,時裝與環保是否真的不能並存呢?」Angus畢業後在一國際時裝品牌擔任助理時裝設計師,他說時間一路推進,「我覺得所有事情都有可能,只是取決你怎樣去想和行動。」

angus_rebuild_old_good_child

 

 Angus 擔任綠色和平義工,與重修舊好流動紡車到各區,為街坊縫補修改舊衣。
Angus認為環保時裝是「用可持續發展的方式生產,對環境造成相對較少污染。其實時裝與環保息息相關,比如說是生產時候用環保物料,或是從做紙樣設計時,已經思考如何減少紡織廢料,亦聽聞過用環保染料染色,例如大樹菠蘿等等,但代價的確是要用多一些時間去想出這些辦法。」
 
但這些都是生產角度去讓時裝更環保,作為「識條鐵」的市民,又可以如何入手?Angus覺得取於於對衣服的態度。「其實只要我哋動一動腦筋,或者是多走一步,就可以修復一件衣服。」Angus建議大家可以多幫襯改衫舖,擅用衣車的他更曾因為折扣而買了一件很喜歡、但不合身的衣服,於是將整件衣服拆掉,按比例改小,由大碼改成細碼,「由浪費一件衣服直到它重新穿在我身上,過程雖然很艱辛,但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,是一件很奇妙的事。」

hawker_bazaar欽州街小販市場布販提出搬遷至通州街天橋底,兩年來仍未落實方案,政府最新建議棚仔現時所在通州街項目興建5層高的設計及時裝基地。

 

當日訪問於棚仔(欽州街小販市場)進行,Angus就概嘆,改衫舖就像棚仔一樣,快要從這城市裡消失。「因為速食時裝(Fast Fashion)便宜嘛,價值相對低,把衣服扔在角落甚至垃圾桶也沒有問題。」求學時期常來到棚仔買布、找靈感的Angus說,香港步伐徐緩的商戶,如改衫舖、棚仔等快要在我城消失,失去了許多感情和回憶,「我會覺得浪費和可惜。」